此人含盐量严重超标

/ It's a long journey, mate./

回复比较少,但每条都有看。
无论是单纯点赞还是真诚长评,
我都向您致以双倍的谢意。

愿您喜欢我的故事。

【瓶邪】《刀与鞘》-05

* 哨兵向导设定,哨兵瓶×向导邪,私设巨多

* 本章2.6k字

----

这个时候来访,是谁找谁?吴邪自认不可能有人来找他,张起灵又已经去了军部,难道是房子的第二位主人回来了?乖乖,那他要怎么解释他在这儿的原因啊!

这个猜想,让吴邪自己紧张起来。他开玩笑地想,他应该没这么衰吧,难得被“金屋藏帅”一次,还被当场抓包……也不知道闷油瓶有没有向他老婆介绍他,但看在他们连吵架都不分房的份上,这俩人的感情应该还是很好的,不用他担心。吴邪收回小满哥飘去玄关的时候,在心里飞快地组织了一下自我介绍的语言,迅速地抢在小机器人前打开了门。

但没想到门口站的不是他想象中的窈窕女子,而是两位军方的人,穿着和张起灵一样的军服,只是肩章代表的军衔不一样。

吴邪不太懂军衔划分,不知道这两位的职位是高是低,正犹豫着称呼,那两位见开了门,不等他开口便道:“吴先生,少将让我们请您去军部。”

吴邪疑惑地“啊?”了一声,道:“可是你们少将让我在家等他回来。”

两位闻言对视一眼,其中一位无奈道:“上级的命令我们无从揣测,只能执行。”

吴邪了解,但还是不明白张起灵让他一个半残废去军部干什么,表演“身残志坚,勇保国家”?他把门开大了一些,好让自己能出来,同时问道:“他有没有说让我去干什么?”

“您去了便知。”

说话的那位伸手过来推他,吴邪自己会操作,正打算礼貌地拒绝他们的照顾,就见走近他的这人忽然惨叫一声,重重地跌倒在门口。

吴邪被吓了一跳,发现是身后的小机器人用电流枪对那人发起了攻击。他的“怎么了”还没问出口,突然感觉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:“别去!”

这是张起灵在通过共感警告他,吴邪一阵诧异后也反应了过来,这俩人,果然不是张起灵派来接他的!

他现在没法自卫,只好连忙往屋内退,而另一人见事情败露,不复之前恭敬的模样,掏出一管针剂直接扑了上来。

吴邪用脚趾想也知道,被那针管戳了肯定没什么好事,连忙往后躲。小机器人看样子还是全能型的,手腕处有一把小电枪,紧紧锁定那人射击,但那人明显是经过反狙击训练的,躲得超级快。吴邪此刻也只能庆幸自己刚才无聊开着浮椅到处飘,所以现在才能灵活地绕着客厅和那人玩追逐游戏,拖延时间等援兵的到来。

还没绕到三圈,那绑架犯就像是被惹毛了,居然收起了针管掏出了枪,先一发子弹朝小机器人射了过去。吴邪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大叫不好,但小机器人就跟没看见一样,直挺挺地朝绑架犯跑过去,被子弹击中也只是激起些许火花,身体毫发无损。

居然还是防弹的!吴邪想买一个同款机器人的愿望更加强烈了。

趁他俩对峙,吴邪悄无声息地往一楼的洗衣房躲。他知道洗衣房有一扇很大的窗,足够他这个半残废翻出去。而这时候,那绑匪被小机器人的电流擦伤了手臂,躲闪之间看见吴邪要跑了,不管不顾,先一枪打上了他旁边的墙。

吴邪的枪伤还没好彻底,又差点被打一个新窟窿,脊背上冷汗一冒,心理阴影不是一点半点。他连忙加速逃跑,但对方又是一枪打在椅子下方的金属杆上,差点使得浮椅的平衡被破坏,他整个人都有些向左倾斜着。

几天之内连续遭遇持枪袭击,毕竟还只是个没见过啥世面的十几岁少年,吴邪本来就软的腿更加软了。

妈的,老子不能这么没用,与其窝囊地死在逃生路上,倒不如大干一架后光荣牺牲!吴邪气愤地想着,干脆解了安全带,倚着墙站起来,对绑架犯挑衅道:“有本事你过来呀!”

那绑架犯对吴邪突然转变的态度心存疑惑,迟疑地朝这边走了一步,却在下一秒被电流和子弹同时击中,难以置信地倒在地上。

吴邪见状也吓了一跳,猜不透是援兵到了还是有人想来分一杯羹,只能趁此机会坐回浮椅,歪歪扭扭地继续往洗衣房跑,同时回头注意小机器人跟上没,他可不能把它丢下了。

不料刚飞进洗衣房的门,吴邪就感觉有人拽住了他的右手腕,他一惊,想也没想就低头一咬,换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:“妈的天真你属狗啊!”

吴邪被这中气十足的声音惊得几乎从椅子上摔下去,那只胖手的主人见状赶紧扶着他,嘴里还不忘继续吐槽:“哦胖爷我差点忘了,你小子他妈的属蛇。”

吴邪的确属蛇,闻言一愣,也不忙着逃了,连忙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胖子哨兵把他扶稳坐好了,嘿嘿一笑:“你胖爷爷是你的幸运草,带你走向幸福的怀抱。”

吴邪被他滑稽的样子逗得一笑,那胖子却把脸一黑,骂道:“笑什么笑,要不是胖爷草听小哥的来得及时,你小天真早还变成小漏斗了。”

吴邪只好憋住不笑,嘴里纠正道:“我叫吴邪,还有,你哪是草……”

胖子背着一把枪,带着他翻窗出去,听见这话“嘿”了一声:“就许你豆芽菜,不许人家肥美多汁?”

行行行,你胸大你说什么都行。吴邪心说,没意识到自己明显地翻了个白眼,那胖子瞧见了,逮着他耳朵一扭,佯装怒道:“你小子又在心里说胖爷什么坏话呢,啊?!”

吴邪天生耳朵软,被这么扭着也不疼,他只是顺着胖子的动作偏着头,大叫着:“没说,没说!我夸着呢!夸胖爷霸气!”

“去你妹的,撒谎都不真诚一点!”那胖子骂骂咧咧地拖着他出了院子,把他塞到了栅栏外的一辆悬浮车上。或许是危机的解除,加上这胖子的自来熟与幽默感,让吴邪不自觉地放松了心情,等他意识到这胖子可能也是个绑架犯的时候,他已经被对方妥善地安置在了副驾驶上,连安全带都不是自己绑的。

这回没有了来自闷油瓶的警告,吴邪猜想,这大胖子或许可以一信。

而胖子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一路上跟吴邪天南地北地胡吹海侃,还开着导航让吴邪能看见自己在往哪儿走,坦荡得吴邪都感动了。

他见胖子跟自己很熟的样子,想了想还是问道:“胖子,你知道这个时代的我在哪儿吗?”

胖子往右打着方向盘,顺势斜着眼睛瞥他一眼,啧啧道:“你小子啊,现在可是真厉害。”

吴邪眼睛一亮:“多厉害?”

“上战场,”胖子左手比划道,“最变态的一次,直径三公里以内的哨兵都能控制住,打了多少胜仗,当之无愧的首席。”

吴邪心情激动起来,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能实现,毫无疑问是件极为振奋的事情。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在副驾驶椅的扶手上抓了几把,决定一鼓作气把问题问完,又问:“那……小哥他们为什么找我不找他?”

胖子咂了砸嘴,道:“你以为首席是那么容易就能找来帮忙的?大天真他一天公事繁多,现在都还在出差,我们就只好找小天真将就将就。”

吴邪又好气又好笑,假装生气道:“你说谁是将就!”

胖子不理他,自个儿哼起了歌,眯缝的小眼睛往吴邪这边瞟一瞟的,那意味分明就是:将个烂就。

吴邪现在知道这个时代的自己很厉害很厉害,心情好得不得了,不想跟胖子计较。他只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和自己见一面,他俩好讨论讨论升级的捷径,说不定少走些弯路,未来的自己会更厉害。

吴邪想着想着就越发兴奋,不过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在哪儿看见一个理论,说什么平行世界的两个人不能见面,见面就会怎么怎么来着,心里又有几分苦恼。

他想得专注,也就没注意到正驾驶的胖子看见他的笑脸,摇着头抹了把眼睛。

评论(21)
热度(3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