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人含盐量严重超标

/ It's a long journey, mate./

回复比较少,但每条都有看。
无论是单纯点赞还是真诚长评,
我都向您致以双倍的谢意。

愿您喜欢我的故事。

【瓶邪】《刀与鞘》-08

* 哨兵向导设定,哨兵瓶×向导邪,私设巨多

* 本章2.7k字

----

 

不是当事人,又缺乏足够的生活阅历,吴邪无法想象当时的情况会是个什么样子。对于张起灵这样一位哨兵来说,他的向导有没有做背叛国家的事,想必他比谁都清楚。可是,苏万说,当那一项项所谓“铁证”摆出来的时候,站在正义这一边的他们,居然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。

被监控录下的视频、个人终端上销毁后又被恢复通话记录、亲手写下的签名字据、被捕俘虏的供词……各式人证与物证面面俱到,这样大的一个局,终于使得他们尤其是张起灵,意识到一场针对于这位向导的阴谋,当真是蓄谋已久。

 

三天后的骁山训练场,吴邪从屏障训练室走出来的时候,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。当今医疗技术的发展,已经让他能够通过几天的恢复就脱离浮椅自己行动,但此时此刻,双腿发软与恶心眩晕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现在,依旧、十分、强烈地,需要那把可爱的小椅子。

最初标记的时效已经过了,吴邪和张起灵之间已经不能互相影响,而他以前在向导之家受的训练都是为当“花瓶”做准备的,哪有这样的高强度。饱受摧残的吴邪扶着训练室外的墙壁缓了一会儿,觉得差不多了,才站直身体面对黑眼镜。 

这个墨镜男现在是他的师父,明明是个哨兵,却似乎很懂得如何训练向导,他主要负责在短时间内提高吴邪的战斗力。

“仅仅十种情绪波动同时攻击而已,你却只能在里面坚持三个小时,出来后又休息了近十分钟才完全恢复,吴家小三爷,你当上阵打仗是过家家吗?”

黑眼镜站在控制室门口双手环胸,笑意不减却语气不善地说。吴邪从他漫不经心的语句里听出了严肃的批评,他抿了抿唇,道:“我再试一次,你加大难度吧。”

吴邪不会示弱,也不想找借口偷懒放松。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对张起灵他们来说算是分秒必争,所以不论他们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找到他,既然现在大家的目标一致,那么他就要担起责任,成为不拖后腿的人。在那天他冷静了又冷静地问苏万:“我能做些什么”时,他就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准备。

黑瞎子闻言却是真正地笑到了眼睛里,他伸手拍拍吴邪的脑袋:“急什么,还想一口吃成个胖爷?那身肉可不是你想吃就能吃出来的。去走廊左起第二间拿个营养剂喝,你现在继续训练,保准会虚脱。”

吴邪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,他撩起自己的衣服拧了拧,虽然没拧出来什么水分,还是听话地往那边去了。

黑瞎子直到看他进了那个房间,才回了控制室,对全息屏幕里的张起灵露出一个惊叹的笑脸:“十种强烈的情绪攻击,他居然真的扛了三个小时,事后还保持了意识的清醒和逻辑的清晰。哑巴哟,现在才发现原来你家吴邪没成年就这么牛逼,你有没有点小激动和小骄傲啊。”

张起灵没理会他的调侃,反而有点责怪的意思:“他伤刚好。”

黑瞎子道:“你的心肝宝贝我敢不注意着?他自个儿还要我加大难度呢,看来比我还急着要帮你。”

“不要给他太大压力,目前的情况仍然有利于我们。”

黑瞎子自然知道,也懂得。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,问张起灵:“说实在的,哑巴,小吴邪现在这么拼了命地帮你,无非是想回报救命之恩和出于向导向来丰富的同情心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当他最后发现你的向导是谁的时候,他会怎么样?”

张起灵并没有立刻回答。他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这次,我会保护好他。”

后来的训练黑眼镜并没有加大难度,只是对吴邪多提了一项要求,让他从这十种情绪中分辨出真正含有有效信息的那一种。

“在战场上,有多少个活物就有多少种情绪,但大多数是普遍而无用的。而你,不仅需要学会如何屏蔽这些杂乱的信息,还要做到能筛选出对自己有用的,那才是真正的事半功倍。”

吴邪打坐一般地在训练室中央坐下,被录制编排好的情绪信号从四周特制的设备中被播放出来,又被特殊材料制作的墙壁放大、反弹。尽管没有第一次那样的难以忍受,吴邪仍然感觉脑袋渐渐地疼了起来。他集中精神构建精神屏障,想象自己的屏障是一张网,铺天盖地地穿过扑面而来的情绪鱼群。他收拢意识谨慎筛选,像一位经验老道的渔夫,放过没长大的小鱼和不重要的其他鱼种,缓缓向珍贵的北鳟鱼收网围拢……

汗水顺着下巴,“啪”地一声打在地上。

吴邪睁开眼,满头满脸的汗水连睫毛都已打湿,他抹掉水珠躺在地上,大口喘息着。体型已经接近成年犬的小满哥蔫皮搭脑地跑出来,依偎在吴邪身边舔他的脸。

黑眼镜打开训练室的门走了进来,轻快地吹了一声口哨。他的精神体是一头帅气的蒙古狼,此时跟在他身后,俾睨群雄般地注视着累瘫的一人一犬。

“你今天表现得很棒,”他难得地夸一句,扶吴邪坐起来,递给他一瓶果汁,“来,跟师父讲讲,你过滤出来的是什么信息?”

吴邪的表情有点不自然,略微斜眼瞪着黑眼镜。黑眼镜脸皮厚惯了,才不在乎什么羞耻度,乐呵呵地等吴邪的答案。

“你说不说,不说我没法给你评分啊,”他还无耻地摊手,“张少将制定了每日计划,要求我们必须尽量完成,你看看你不配合我,到时候张少将怪罪下来可别怨我。”

小满哥烦躁地起身绕着两人走了两圈,黑眼镜的蒙古狼看着正经严肃,却在小满哥走到近前时突然神经兮兮跳起来,把黑背吓得立刻摆出攻击的姿态。

吴邪缓缓道:“……具体的内容我记不清了,就记得几句话。”

他顿了顿,想着既然旁边这个师父都没脸没皮,那么做徒弟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,他直接模仿情绪主人的语气道:“嗯、呃……哥哥用力……用力!……好大,好棒!”

黑眼镜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,缓缓拍了拍吴邪的肩膀。

“孺子可教也。好徒儿不用心急,为师过几天,就给你看视频版的。”

 

因为屏障训练对精神力的负荷很大,吴邪这一天只有这么一个训练项目。他在拒绝了黑眼镜的看片邀请后,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了第三次的训练。好在这次过滤出来的讯息不再是令人面红耳赤的,加上吴邪有了经验和指导,应对起来比第二次轻松了很多,只是总共加起来超过了八小时的训练,还是让他差点累得意识全无地被扛回去。

勉强睁着眼睛和黑眼镜苏万他们一起吃了晚饭,吴邪本想好好洗个澡就美美地睡一觉,但没想到洗完后还清醒了不少。其他人都有事情要做,吴邪一个人无聊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,逗了几番守着他的机器人张小智,就拿出黑眼镜给他的“教材”看了起来。

这本名为《我很屌我先说》的小册子,据说综合了很多著名向导的实战经验,主编有两位,吴邪只认识一个黎簇,另一个关根就不知道了。他想着,明天要记得去问问黑眼镜关根是谁,说不定日后还能见个面抱个大腿什么的。

有一群厉害的同路人相伴,吴邪现在只觉得干劲十足。他把《我很屌我先说》放在枕头边,想着想着就沉入了黑甜乡。 

吴邪完全睡着后,房间的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了,守在他床边的张小智警觉地闪了闪指示灯,还没警醒吴邪,就被熟悉的手势制止了。苍鹰阿隼·张·闷奶瓶探头探脑跳进来,背后跟着它的主人。 

张起灵静悄悄地走进来,看了看熟睡的吴邪。小满哥一如既往地蜷在吴邪身旁,只是变大了不少的体型挤得吴邪快要睡到床边去了。他摸了摸两个黑脑袋,把吴邪露出肚皮的睡衣扯好时,又顺便检查了伤口的恢复情况,见状态良好,才静悄悄地走了出去。 

窗外的月光正好。张起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评论(6)
热度(283)